十四岁的卖花先生

我梦寐以求,是真爱和自由

我们是真的啊

我有时候会想

世界上是否曾真实地出现过这样一个人

带着清晨的风和春日的露水

挟着温柔的体温和室外的寒气

一步一步地走向你

他是真实存在的

并非手机里虚拟的影像

不是恋爱游戏里帅气的立绘

他就在世界的一角

等待着你去发现他

拥抱他

所以啊

只是你还没有遇见他罢了


你要等


我爱极了李健的灵魂

我愿带着一颗朝圣的心

摘一朵天上的星花予他

再吻一吻那银河里的双眸

以获得一个带着果香的梦寐

每个睡不着的夜里

都有不为人知的悸动和璀璨

杨洋这张脸我真的太可了

从许大帅开始就无法自拔

剧没追过

舔颜向剪辑全b站几乎刷完了

有钱了

一定包养他

身边从镇魂女孩变成如今全搞哪吒敖炳


安利都没吃下


还有李现和cql


我也都没看…


我还能和各位姐妹欢乐地交流吗


破碎的心


【农丞】命中注定




点击收获绝美国产台式爱情




●台湾小男生的魅力,不是一般人抗的住的


1


您敢信吗


范丞丞对陈立农爱情的开始,是在偶练的初测评舞台。

准确来说,是他被单方面地撩到了。


明明是个穿着粉色衬衣,打着领结,操着软糯台湾腔的乖仔,一首《女孩》却把现场一百多个气血方刚的小伙子苏了个七荤八素。


只恨不是女儿身


呸呸呸


2


节目期间不许使用通讯设备,但每个宿舍总是藏着一两部手机用来看网评,毕竟是十几二十岁的小男生,还是会在乎外界的评价。


成名的代价,无外乎就是诋毁。


范丞丞点开自己那个哭的“涕泪交加”的采访。重温偷菜梗,有种自己杀我自己的错觉。

点开评论,还是那些老生常谈的质疑,要不就是阴阳怪气的嘲讽,无聊的紧。

帅哥流泪,原来也是要被骂的,范丞丞自我安慰道。


看了几个粉丝的私信,找回些生活的意义后,范丞丞缩进被子里,在搜索栏偷摸摸地输入陈立农三个字。


令他窒息的是,除去零星几个站姐的绝美返图,铺天盖地的居然都是扒皮和黑料。毕竟是清清白白的乖仔,扒不出什么,营销号索性就为黑而黑,发笑得假的通稿。


范丞丞第一次发现,原来人对人能有这么没来头的恶意。怪不得平日乐呵呵的小孩,最近连笑都不敢笑。

帅哥连笑,原来都是要被骂的。


真让人哭笑不得。


传奇星是个小公司,反黑差得一匹。


手机里存着陈立农的手机号,点进信息栏,敲了两行字,斟酌一下,又推翻删掉,反反复复几次,还是找不到合适的口吻。


看着空白的输入框,范丞丞有些愣怔。


该发个简讯去关心一下吗?


他忽然想到陈立农练舞的样子,陈立农舞蹈基础并不好,为了追赶进度只好相信勤能捕拙。自己好几次半夜溜出去屯零食,都能瞧见陈立农汗津津的从练舞室出来。


年龄不大,心气不小。


那一瞬间,范丞丞觉得自己好像突然弄懂了陈立农。


温暖但不脆弱,陈立农,远远比所有人想的要强大。


从小就失去父亲的陈立农,放学后背着小书包去给妈妈帮工的陈立农,再到毫无背景,公司垃圾,孤身一人站在舞台上的陈立农,他从来没怕过什么。当年那个执拗的小男孩,在时光的浸润下,默默积蓄着力量,最终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大人。


比起抚慰他的伤口,倒不如给他讲个笑话,逗弯那双明亮的眼睛。


范丞丞都懂了。


麻利地切了小号,点开成千上万的诋毁,范丞丞感觉自己突然多了点幼稚的孤勇。

半小时后,一口气回怼了几百条营销号的屁话,耗尽毕生粗鄙之语的范丞丞,神清气爽的喝了瓶罪恶的可乐。

退出账号,正义来无影去无踪,颇有种“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感觉。


相信,距离能够在明面上维护他的日子,不会很远了。


自顾自地乐了一会后,范丞丞鬼使神差地点开了陈立农的站子,手疾眼快地保存了几张饭拍。


笑的真好看,范丞丞想。


3


出道那天,范丞丞知道,他的限定爱情开始了。



4


范丞丞是一个深入粉丝生活的爱豆,所以他很懂。


把头靠到陈立农肩上那次纯粹是意外,和蔡队换座单纯是为了成全队友的爱情,白体恤给陈立农擦汗真的是因为心疼兄弟。


范丞丞装的一脸正直。

殊不知范泽言的人设早在陈立农面前山崩地裂。


果然只有小学鸡谈恋爱才搞默默吸引这一套,农丞女孩在暗中操碎了心。



●福西西的魅力,不是一般人扛的住的


农丞超话在杭州场后横空出世。

只因一张错位返图。

陈立农疑吻范丞丞,杀的搞偶女孩片甲不留。


至于到底如何,只有两位当事人知道了。


农丞超话屠榜的第三天,一个贴子的评论区突然出现了一个格外眼熟的小号。


点开头像,里面堆满了陈立农的反黑博和返图,大概是个偏农的农丞女孩吧。


博主激情回复了个农丞szd,也没在意。


那条评论很短,只有几个字。


“你们搞到真的了。”









【梁博x李健】纵横四海



献给我心中的灵魂歌手们


1     第一次见面,梁博送了他一把吉他。


“健哥,我就这一把古典的,很配你。”小孩刚下舞台,鬓角透着汗,眯着一双丹凤眼,笑吟吟地递上那把木吉他。


“现在的年轻人,太懂得尊老爱幼了。”李健拍拍梁博的肩,拨了拨琴弦。


弹响了他们的故事。


2     这是个非常浮躁的时代。


李健在夜里唱诗,梁博在夜里呐喊。


所以他们注定互相吸引。


3      两个东北人凑在一起,是不会无聊的。


梁博知道,李健喜欢摇滚。


喜欢魔岩三杰,向往“管他大厦崩塌”的嘚瑟,可偏偏西装束身,一身清冷气质,把“音乐诗人”的名号贯彻的淋漓尽致。


骨子里的叛逆是藏不住的


只是少一个人去引爆那份狂热。


他想成为那个人。


李健觉得,梁博是个不可多得的优秀后生。


他夸人不多,倾尽词句去赞誉的更是少之又少。


梁博破了他的例。


那首《灵魂歌手》,他反复听了35遍CD,却找不回现场百分之一的热烈。


那个小孩穿着黑衬衫弹着电吉他的时候,特别有范,小眼迷离,作品直白震撼。


这就是他所认为的,摇滚歌手应有的样子。


他拨拨小孩送他的吉他,忽然发觉,上面刻了一行字:“所有遗憾的,都不是未来。”


“对。”


李健弹了一个完整的音阶。


“记住今晚,因为永远从今晚开始。”


4     两个东北人在一起,是不会墨迹的。


“我相信这种坚韧的,倔强的歌手,是很有希望有的特别远的。”


“梁博还是赢在状态上,边缘,自信,不妥,不妥协。”


《日落大道》让李健对小孩上了心。


小孩很像年轻时候的窦唯,但比窦唯接地气的多。


会操着一口东北大碴子味的普通话和自己开玩笑,会在《歌手》结束后拉着自己喝啤酒。小孩皮肤白,喝酒特上脸,酒量倒是妥妥的东北人平均水平。


“健哥,你写歌的时候要做啥准备不?”小孩吊着眉头,迷迷糊糊的问。


“反正我只要一和你出来喝酒,就特有灵感。”


小孩就是小孩


说真心话从来不扭捏。


“我喜欢李健,健哥,不是说其他的歌手不好,就是我本人比较欣赏这种风格。”


《向往》是梁博的最爱,唯有这首歌,能让他从李健的雅底下,瞧出那么一点野来。


他也去听过现场版,挤在那堆乌泱泱的少女里,同台上的男人合唱。


镁光灯洒在李健的脸上,把人勾勒成拉斐尔手下的艺术品,旁边的小姑娘毫不害臊地大叫着健哥,梁博的鼻子突然一酸。


为什么这么好的人,这么晚才遇到呢?


几年后,他写了《表态》,不写给任何人。


只写给他的传奇。


“这样我爱”,“我想你明白”


都是真心话。



5      两个东北人凑在一起,是不会矫情的。


他在台下看小孩的演唱会。


小孩罕见地翻唱了一首歌


是郑钧的《私奔》。


“一直到现在,我才突然明白。”


灯突然都打在他身上。


“想带上你私奔,奔向最遥远城镇,想带上你私奔,去做最幸福的人”


小孩对他笑着。


“愿意吗?”


李健想起吉他上的那行字


“所有遗憾的,都不是未来。”


那这次,就别给自己留下遗憾了。


随心所欲,纵横四海。


“好。”


《士兵之爱》

    聂鲁达

战乱期间命运安排你

成为士兵之爱

身着劣质丝衫

指戴假宝石

你获选赴汤蹈火

来吧,漂泊者,

来到我胸膛啜饮

红色的露水

过去你不知道自己的去向

你是舞伴

没有政党,没有国家

现在你伴我同行

你看到生命与我同在

而死亡就在我们背后

你已经不能和你的丝衫

在舞厅里跳舞

你会磨破鞋子,

但征途会使你成长

你必须行走于荆棘之上

留下一小滴一小滴血

再吻我一次,爱人

把枪擦亮,同志。

【谭宗明x程皓】恋爱博弈 1

老谭人设为原著性格,宠文没逻辑

“如果赢家是你的话,我认栽了。”

大鳄鱼x小狐狸

        情场高手间的恋爱,大抵是一场博弈。

        谭宗明转转腕表,不露痕迹地皱了下眉。自己和眼前这位男士已经面面相觑长达一分钟,濒临社交的尴尬极限。显然,找到一个适当的话题并且进行友好的深入交谈是能挽救这糟糕局面的唯一办法。

        但他并不打算这样做。一是因为此人并非利益相关,没必要用商场上那套手段来和他相处;二是因为,这人是包奕凡推荐的,美曰其名恋爱顾问。

        包奕凡此人,太不厚道。

        自己绝不是那种会做出掘人墙角之事的人,再者,和安迪相处了这么多年,早期的心动不假,当下来说,反而是养女儿的心态多于男女之情。包奕凡之举,摆明是要清除余孽,以绝后患。安迪也是,恋爱中女士的智商大概都会有所下降,哪怕是哥伦比亚大学的高材生也不能免俗,不知道是被包奕凡灌了什么迷魂药,夫唱妇随式的也推荐自己来上次恋爱讲堂。

        俗!恋爱使人变俗!

        对面的人叫程皓。

        齐眉刘海下,一双大眼睛正冲着自己扑闪,怎么看怎么无辜,似乎是个良民,不是什么保媒拉纤的油滑的主。毛茸茸的脑袋晃来晃去,嘚瑟得不行。

        大概跟贺涵差不多类型,谭宗明粗略地下了定论。如果说好友贺涵是一只显摆羽毛的孔雀,程皓则更像一只狐狸。

        不过显然是会把自己的头往雪地里戳的那种。

        程皓并不知道自己在谭宗明这已经有了这样恶劣的刻板印象,他还沉浸在雷霆般的震惊中。

        他是拜托包奕凡给自己找几个财大气粗的中年恋爱小白赚点外快不假,可这割韭菜的贼心,绝对没打到他谭宗明身上啊。

        本身只想找个施主,结果请来了一尊大佛。

        造孽啊造孽。

        当务之急,送佛千里。

        “谭总,我觉得您不需要我的服务。”程皓考究了下用语,决定采用屡试不爽的一招——吹彩虹屁。

         “您条件这么优越,不提您的能力和资产,就您这长相,笑一笑,不说成千上万,怎么也得有千八白的优质女性要和您私定终身浪迹天涯了吧。所以您就别浪费公共资源了,打个飞的早早回家睡个养生觉吧。”

        程皓看到谭宗明眉毛一挑,心下一凉。

        完了完了上海滩的大佬被我惹了我还是去看牙吧估计是混不下去了我还是顶锅盖逃跑吧。

        如果谭宗明知道程皓此时的心理活动,估计会当场笑出声。

        谭宗明看着程皓说的一本正经,脸不红心狂跳的逞强样子,突然生出些逗弄的想法。

       既然他包奕凡有心,自己也不好拂了他的面子。

       “情感这方面,我确实不太在行。”

        谭宗明对他不怀好意的笑笑,程皓觉得自己背后一阵凉风。

         天凉了,是该让他程皓破产了。

         程皓安静如鸡。

          “那就麻烦程先生,好好教导教导我。不过我的时间很宝贵,为了效率更高,我希望程先生能以男朋友的身份进行教学,贴近生活,更易共情。”

        谭宗明冲程皓伸出手,微微一笑,惊心动魄。

        程皓张了张嘴,答不出话,颇为惊愕。不过很快,他便回过了神,轻轻地握住了谭宗明的手。

        人们都说爱情要讲缘分,但不是所有的缘分都是天赐良缘,还有一种叫造化弄人,在劫难逃。

        程皓向来不在感情上冒险,但如果对象是谭宗明的话,值得一试。

        “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谭总。”

【胡八一x蔺晨】举头三尺有神明 1

盗墓挖出个男朋友系列。


写在前面:我始终相信世间留存有一种情感,会穿越时空裂缝,抵御寒霜凛冽,踏过万年浮尘,执拗地向你我而来。

我不曾孤身一人,因为我始终保有信仰。

我和你,终将会跨过时间,在不远处的某一天

再次相遇。


        王胖子这几天遭罪的很。


        胡八一这人一向干啥都踏实,尤其是睡觉,要多踏实有多踏实,山崩都震不醒的主。


        这几天显然不寻常。屋里地方不大,多小的声响经过土墙的反躺,都会格外清晰。每至凌晨,王胖子正和周公相会之时,都能被胡大爷的一声惊呼给硬生生吓醒。


        第一次。

        “怎么了老胡?粽子摸进咱屋里啦?”王胖子满脸油光地点着油灯,照凉胡八一被汗浸湿的脸。


        “做…做梦了。”胡八一显然还没彻底清醒,迷迷糊糊的答道。


        “多大点事,别尿床上就行。”王胖子卷卷被子,囫囵躺下,又去会了周公。


         第二次。

         “又怎么了老胡?”王胖子揉揉眼睛。天已微亮,胡八一坐在床边,有些颓靡。


         “又梦到了。”

         “梦着什么了?”

         “鸽子。一只很肥的鸽子。”胡八一说的铿锵有力,满脸正直。


         气的王胖子差点没把洛阳铲呼到他的脑袋上。


         “大爷哟,一只鸽子你矫情个什么劲。”王胖子掀开被褥躺了进去,抻了抻腰。


         “老胡啊,我看你是最近壁画研究多了,有点疯魔了。这几天也没什么事,好好休息休息,别想那么多。”

          胡八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也躺了下去。


          晨钟敲响,清晨的日光洒满大地,清亮而不刺眼。山中薄雾渐起,雾气掩映之下,山川形胜都柔了轮廓,可谓是龙穴砂水,无美不收。山中空气清爽透彻,深吸一口,五脏六腑都被熨得服服帖帖,鸟雀呼晴,啾喳可人,应是天人好去处。


            此时无心问封侯,本是酣睡好时候。


         第三次。

         王胖子没嚷嚷,代替语言的是一只凌空飞来的解放牌胶鞋。


        “胖子,你大爷的!”


         果然,行动永远比语言更有力量。


        胡八一也睡不下去了。

        坐在山头上,摸出根烟,点着火,看着清烟混入晨雾消失不见,胡八一伸了个懒腰,赶走身上的疲乏。

        他对王胖子一向是知无不言的,毕竟是古墓里相互交过命的兄弟,没什么可瞒的。


        可这事,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不只梦到了一只肥鸽子,还梦到了一位公子,身着白衣,冲他笑吟吟地挥着折扇。


        自己不会是掘了哪只鸽子精的墓,被通灵了吧。


        “一切牛鬼蛇神,都是纸老虎啊。”

         胡八一狠抽几口,把烟掐灭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不知此事,难遇诸公。


        胡八一当时并不知道,现实往往比故事更加离奇精彩,缘分往往比逻辑更让众生信服。


       一切相逢,终会在时间里找到答案。


【洪少秋x贺涵】千层套路 1(又名利己主义者与为人民服务)

点击观看孔雀开屏

谈恋爱,甜就对了

部分对话来自原著

        贺涵始终秉承着一个理念。

        商场如战场,情场如商场,需要的都是优势互补、默契合作、所向披靡的合作伙伴。

       上海商界,他贺涵名声在外。长相出色手段高明,想沾染他的不在少数。谁不想叼一口孔雀毛,吻吻窈窕绅士的斑斓呢?

        贺涵也没想到,这次是他先栽了。

        上海是公认的大都市,治安自然不错。

        等贺涵做完企划案,暮色已深,楼下酱子已闭门谢客。发动车子,照常回家,也不去寻什么消遣,贺涵踩动油门,缓缓转向。

        寂静的街口渐传来一阵轰鸣的马达声和急速刹车后的尖锐响闹。一辆灰色大众紧擦着后视镜冲过,后车紧追不舍。大概是惯性作用,后面的黑车转向不成,直冲着贺涵的车开过来,车里的人猛打方向盘,才堪堪避免了一场事故,不过还是撞碎了贺涵的车前灯。

        贺涵突遭横祸,惊悸之余仍不失风度。

        一个年轻男人从车窗里探出头来,一身休闲西装,耳戴监听器,显然不是一般人。

        “国安执行任务。”男人把一本证件塞进他手里。

        “洪少秋,这是证件,后续赔偿找我。”话闭便升起车窗继续向前追去。

         贺涵翻开证件,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印入眼帘。夜色把轮廓柔和不少,与刚刚目之所视不同,证件照上的人更显英气,麦色皮肤,笑得张扬。

        “人民公仆,果然正气。”贺涵用指尖点点这张国泰民安的脸,中肯的评价道,脸上带了笑意。

        这一笑,又是另一种风情。

        与洪少秋不同,贺涵浑身是种衣香鬓影下养出来的雅劲,温文尔雅又内藏锋芒,这是他贺涵的气度。

        贺涵把证件揣进西装口袋,开车向4s店驶去。车窗上映出他的侧影,在上海陆离的灯光下,生出些撩人的意味。

        贺涵嘴角微勾,轻扣着方向盘。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或在计划什么。

        孔雀开屏了,并且胸有成竹。

        贺涵还没有想过,会有一个男人如此契合自己算是挑剔的标准,这样合自己的口味。

        虽不能保证不费吹灰之力手到擒来,但贺涵有自信,这将是一段值得付出精力的亲密关系。

         “好美之物,这就是人性。”